当前位置:主页 > 师资队伍 >

创新竟然可以是请客吃饭


发布日期:2017-12-18 10:20|来源:石家庄外国语学院|作者:本站小编

原标题:创新竟然可以是请客吃饭
作者简介:李现平,男,1965年生,河北沙河人,知名军事教育专家,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博士。师从中国教育学界泰斗顾明远先生、中国现代军事教育学科开创者朱如珂教授。从军33载,曾任国防大学副研究员。现为清华大学创意创新创业教育平台清华x-lab教育研究专家。 内容提要:当代中国对创造呼唤之强烈前所未有。相比之下,我们对创造、创新、创业内在机理的认识与把握,却远远跟不上趟。由英国剑桥大学卡文迪许实验室开创的公费“下午茶”,展示了促进多元思想互动交流、激发跨界思维观念碰撞的巨大进步意义,值得学习借鉴。 创新竟然可以是请客吃饭 ——下午茶制度告诉我们什么? 毛泽东有句名言:“革命不是请客吃饭”。 这句话最早见于1927年3月《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》。在这篇著名的研究报告中,毛泽东诙谐幽默地指出:“革命不是请客吃饭,不是做文章,不是绘画绣花,不能那样雅致,那样从容不迫,文质彬彬,那样温良恭俭让。革命是暴动,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。” 他竟把那个时代一个如此严肃和重大的命题,讲得如此通俗和生动! 这不免让人联想,近几年来由反腐倡廉,特别是党政机关改进工作作风、党员领导干部改进生活作风,所带来的中国社会风清气正的巨大转变。如今,“请客吃饭”,在正式场合已经很少使用,基本上成了贬义词。 但是,近来读一篇有趣的网络文章,却让我对“请客吃饭”有了全新的认识。 这篇网络文章的核心思想是:“在哈佛大学,教授太太请教授们吃饭,本科生请教授吃饭,图书馆长请教授吃饭——这样的三顿饭,可能是我们与世界一流大学真正的差距。”我非常赞同这一观点。 所谓的教授太太请教授们吃饭,是由教授太太在自家客厅张罗的学术沙龙或学者私人聚会。哈佛学者把这样的吃饭叫做“读书会”,几乎每周都会在一个教授家举行。吃饭的可能是同行,也可能是不同学科的学者,所有的与会者都觉得受益匪浅,因为无数的选题、灵感都由此发端。显然,吃饭并不是它的主题,自由而惬意的学术交流与思想碰撞,才是它的实质内涵。 所谓的本科生请教授吃饭,是哈佛大学给每一位本科生一笔钱,让他们专款专用,请教授吃饭。其目的,是方便本科生有充足的理由能够随时找到那些大牌教授,向他们请教问题,探讨学问。据说,对哈佛的捐赠,大头来自本科生校友,而且这些捐赠也有相当比例要求直接花在本科生身上。所以,“厚待自己的学生,就是厚待学校的未来”,这是个良性循环! 显然,吃饭也不是它的主题,而方便学生随时都可以有充足的理由找到教授请教学问,展开学术交流和问题探讨,才是它的实质内涵。 所谓的图书馆长请教授吃饭,就是图书馆长每年都会请各专业方向的教授吃饭,询问他们需要买什么图书资料。图书馆长以种方式开展日常工作,为的是让教授们在得到充分尊重的前提下,获得充足的服务保障。用心之良苦,直达人性深处。因为哈佛人明白:“大学教授的需要是最重要的需要,大学教授的时间是最宝贵的时间,大学教授是哈佛最值钱的资产。”显然,吃饭也不是它的主题,而全心全意地服务和保障教授们的学术需求,才是它的实质内涵。 其实,这三顿饭,代表了哈佛大学推进学术创造的一个重要机制:大力促进同一单位学者之间、不同学科专业领域学者之间、不同层次地位学者之间的交流互动与思想碰撞。无交流,不创新;无互动,不学术。 它们是如此重要,以至于不能随随便便下个行政命令让大家去照办,而必须以“请客吃饭”这种最为尊贵和隆重的形式虔诚地实施! 这让我想起由英国剑桥大学卡文迪许实验室第三任主任汤姆逊,开创的剑桥大学公费“下午茶”制度。表面上看,它也是“请客吃饭”,而且由公家买单。 英国剑桥大学自17世纪起,就在校园中兴起了“下午茶”文化。学者们在自由、放松、随意、平等的氛围中进行愉快的交流互动,激发创造灵感和思想火花。 卡文迪许实验室第三任掌门人J.J.汤姆逊,自1885年27岁时就任“卡文迪许教授”,执掌该实验室达25年之久。他为这家举世闻名的“诺贝尔奖得主摇篮”,带来了一系列新变化。其中一个重要创举,就是公费“下午茶”。 本着促进交流与互动、激发思考与创新的目的,他引入让高年级学生参与科学研究活动的席明纳研讨班制度,并将它发展成固定形式──卡文迪许物理学会:每两周举行一次学术报告和讨论会,介绍国内外科学研究新发现和新进展,并进行讨论。这个讨论会,发展成了世界物理学界的知名学术论坛。 他还发扬席明纳的平等自由探究精神,开创了卡文迪许实验室著名的“下午茶”制度:每天下午四时许,各单位的学者离开工作间,汇聚到茶室喝下午茶。大家不分地位身份,举行漫谈会,以激发创新灵感和智慧火花,而且费用由公家买单。这一做法很快在剑桥大学得到普及推广。 剑桥大学的相当一部分诺贝尔奖研究成果,其创意和灵感,都来自这些看似风清云淡、轻松愉快、上班却不干活的下午茶时间。 上世纪70年代末,剑桥大学1958年度诺贝尔化学奖得主F·桑格,正是通过下午茶,受到同事们谈话的启发,完成了噬菌体所有DNA核苷酸的测序,从而第二次荣获诺贝尔化学奖。 一个秋天的下午茶时间,他一边听着同行和其他系教授们的高谈阔论,一边想着自己正苦苦寻觅的问题答案,并向一起喝茶的教授们说着自己的想法。物理系一位叫彼得的教授向他建议,“何不用物理的方法来测核酸结构?”化学系一位教授也插话说,“革兰氏染色就很有效果,还有富尔根染色,染色后都能见到细胞核的植质。如果这样,测定DNA的核苷酸序列可能会容易一些。”这时,茶室内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桑格的话题上来。 下午茶喝完,桑格的研究思路渐渐清晰起来,实验设计也有了着落。他采用以前从未用过的直读法,测定噬菌体DNA分子的核苷酸序列,进展速度大大加快。 过了一年多,他终于发现自己和助手们完成了噬菌体的所有DNA核苷酸测序,并将实验结果发表在世界权威期刊《自然》杂志上。正是这篇论文,让他在1980年第二次荣获诺贝尔化学奖。 得知再度获诺奖后,第二天下午茶时间,桑格谦虚地对大家说,“荣誉是MRC(分子生物实验室)的,也是剑桥的。它为我们创造了这么自由的研究环境,包括让我们每天来喝下午茶。” 剑桥大学不无骄傲地宣称:喝下午茶,我们就喝出了六十多位诺贝尔奖获得者! 剑桥大学公费“下午茶”岂非一本万利! 如此“请客吃饭”的中国大学又有几家? 其实,爱因斯坦前半生,特别是1905年“爱因斯坦奇迹年”的主要科学成就,也是在这种“下午茶”中产生的。 只不过,它不叫“下午茶”,也不在下午正课时间举行。而是名叫“奥林匹亚科学院”的业余读书沙龙,在每周的某个夜晚进行。 1902年,爱因斯坦在大学毕业并失业两年之后,移居伯尔尼,准备应聘瑞士联邦专利局三级专利员职位。从那时起直到1906年前后5年间,在他周围以听家庭教师授课的名义,聚集起四五位对物理学、数学、哲学有着浓厚兴趣,志趣相投、朝气蓬勃的青年人。他们为这个业余读书小组,起了一个无比宏大的名字“奥林匹亚科学院”! 他们每周都有一个晚上,有时甚至是连续几天晚上,在爱因斯坦家里聚会。读书,讨论,对话,交流,时常通宵达旦,个别讨论甚至持续几天。 每一次,爱因斯坦的妻子都会准备一些茶水、奶酪、香肠、甜点,为大家的高谈阔论加油助力。据说,有一次恰逢爱因斯坦生日,大家为他准备了他非常想品尝的鱼子酱。爱因斯坦谈兴正浓,将面前的食物吃了个精光。当大家问他刚才吃了什么时,他却一点也不知道,刚才吃的竟然是自己好久以来一直想品尝的鱼子酱! “奥林匹亚科学院”的夜晚读书沙龙,哈佛大学教授太太请教授们吃饭的“读书会”,剑桥大学的公款“下午茶”,在我看来,就是一个个创造力极其强大的“思想智慧核反应堆”! 它们的核心价值,就是自由而轻松的学术交流与思想碰撞——而这恰恰是一切伟大学术创造的温床。这样的请客吃饭,又关吃饭何事? 晋陶渊明有云:“醉翁之意不在酒,在乎山水之间也!山水之乐,得之心而寓之酒也。”此句正是对这一境界的生动写照。 细细想来,革命不是请客吃饭,但创造和创新真的可以是请客吃饭。愿那些急切地希望推进创造、创新、创业的人们,多理解些爱因斯坦和汤姆逊们的请客吃饭吧! 最好是亲自加入这种请客吃饭的队伍——不是来吃饭,而是来买单!不是以革命的名义,而是以创造的名义!不是以建设新中国的名义,而是以建设创新型国家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名义!
'
友情链接:
石家庄外国语职业学院版权所有 Copyright (C) 2005 Shijiazhuang Vocational College Of City Economy. All Rights Reserved
学院地址:石家庄经济技术开发区岗上文明路 12 号